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沙漠公路’

只剩下外皮的胡杨树还依然屹立不倒。

 

Legend has it that the Euphrates Poplar tree could live for three thousands years, and when it dies, it would not tumple for another three thousand years, and when it does collapse, it would not decompose for another three thousand years….. 

In Xinjiang, along the 70th km of the Taklamakan Desert Highway, there’s a wild poplar forest, what appear to be “dead” trees stand tall among the green ones….   

传说中胡杨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树,可以活上三千年,死后却又三千年不倒,倒下后,又三千年不朽….. 

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上地70公里处附近,就有一大片的野生胡杨林。即便传说可能有点夸大,但是胡杨可以在相对缺水的沙滩中生长得极其茂盛,也还真是不简单。 (mor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大漠驿站

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中部的驿站——塔中,一个集住宿、补给和娱乐为一体的休息点。

离开塔河后,我继续往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深处去。我搭上的货车,为了避免行驶在炎热的公路上,等到太阳西下之际才启程。在夏天的沙漠里,白天的地面气温可以达到80摄氏,有的车辆轮胎受不了这样的高温。

当货车行驶到沙漠公路段约150公里处时,就开始被茫茫黄沙包围,再也见不到生命的迹象,除了公路两旁人工栽种的植被。我见公路两旁隆起的一个个小沙丘连绵不绝,有点像是定格的波浪,在夕阳下泛着金黄色,美丽极了,忍不住抓起相机透过车窗狂拍。

维族司机忍不住笑话我,说这有什么好看的。他每个星期都要多次来回沙漠公路,看得麻木了。在路上,他更关心汽油补给,下一个驿站在335公里处的塔中,但是那里的加油站价格高,所以他一启程就已开始联系道上的“私油贩子”。 (more…)

Read Full Post »

塔河客运站等候班车的乘客,做姐姐的要安抚等待得不耐烦的弟妹。

 

 在辽阔的新疆,一些偏远又小的地方,班车少不说,有的甚至没有定点的班车,人数凑齐了就开车,人数不足就不走,有时候等上一天都不一定能够离开。  

但在小地方的车站,漫长的等待往往能让我听到许多故事。除了等待得百般无聊的乘客们会互相攀谈,当地居民偶尔也会过来和陌路人打打招呼,话家常。  

小地方的客运站说不准什么时候班车回到或者会开走。

 

 有的小地方只有一条主道,简陋的车站往往就设在主路边上,没有所谓的售票厅或候车室,只有一个小土砖房,里面有桌椅,供唯一的值班人员工作,小房间里还会有一幅帘子,其后面是一张简易床,供员工休息。土砖房外则放着长木椅或一排塑料椅子供乘客坐着等车。  

车站的边上一定会有小餐馆,桌椅就摆放在阴凉的大棚下,而且还会放上几张台球桌,这么一来,小餐馆就成了吃饭喝茶及休闲的好地方。  

我在一个叫塔河的地方,就在一个和上述类似的车站等侯了14个小时。在那期间,除了坐在车站,我还沿着大约100多米长的主路上下来回走了好几遍,整条街的居民在我抵达后的几小时内,都已经知道我来自何方,要去何方。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