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吐鲁番’

葡萄乡里许多沿路的房子外墙刷上了“用心良苦”的壁画。

 

我漫步在吐鲁番市葡萄乡一带时,见到许多房子的外墙都刷上了色彩鲜艳的壁画。据悉这些壁画是由当地政府的文化宣传单位派出人员绘制。大多壁画的内容以民族团结为主题,有的则突出当地维吾尔族人的风土人情和欢愉生活。壁画主打人物,附带简短的标语,以汉语和维吾尔语标注。这些“用心良苦”的壁画似乎都画中有话,我把部分的壁画拍摄下来,大家慢慢领会吧….. 

孩子们与象征和平的鸽子....壁画以头饰来表现少数民族的身份。

 

  (mor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吐鲁番盆地里处处可见到葡萄庄园。

在吐鲁番处处可见到葡萄架子——城里的行人道上,农村人家的院子里,当然还有一望无际的葡萄园。只要一站在葡萄架下,就会感觉到吐鲁番火炉般的气温顿时凉却下来。

把床横架在水沟上可以睡得更凉快,更香。

走在葡萄庄园里,总是可以听到流水声,长长的灌溉渠道从一个庄园流到另一个庄园,有时候还会见水沟上横架着一张张的床,据当地人说,盛夏的夜晚睡在户外很舒服,而睡在安置于水沟上的床就更加凉快了。

降雨量超低的吐鲁番盆地能够大面积种植葡萄和瓜果,依赖的是周边雪山夏季融化时补给地下的水源。这里一直沿用着一种名叫“坎儿井”的古老水利灌溉设施,利用周边地形由北向南倾斜的坡度,开挖地下渠道把渗入到地下的雪水自然地引到表面流入盆地。

但是这种据考证有上千年历史的水利工程在近年来日渐式微,数据显示全新疆的坎儿井的数量从1957年的近1700多条减少到2009年的427条。大部分现存的坎儿井修建于清朝。

水库建设、机械打井等现代化技术,反而导致地下水位下降,水源于上游被截流,让千年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孕育着绿洲农耕文化的坎儿井干凅。加上临近地区油田的开发,用水量庞大,加剧了地下水的过量开采。有专家指出,坎儿井正在以每年30条的速度干凅,如果不再进行保护,未来30年里将全部消失。

我在吐鲁番亚尔村有缘见到了78岁的阿布力孜,老人是目前少数参与过修建坎儿井的维吾尔人。约60年前,阿布力孜因为家里贫困,冒着生命危险给大户人家修筑坎儿井。 (more…)

Read Full Post »

一条车辆来来往往的国道成了庄稼和火焰山的间隔带。

 

生长于热带国家的我,一向自认“抗热”能力高,但在新疆的吐鲁番,我还是有点扛不住了。“今天才40度(摄氏),不热,冷饮都不好卖。”一个在街边摆摊的小贩对我说。 

吐鲁番盆地也被称为“火州”,而盆地中最热的地带则非火焰山莫属了。传说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蹬翻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几块火炭从天坠落在吐鲁番,形成了烈火熊熊的火焰山,后来孙悟空借用芭蕉扇灭了大火,冷却后形成了今日火红颜色的山丘。 

一部古典小说《西游记》比任何古代游记或史记对火焰山的记载更有传播效应。今天被开发的火焰山售票景区内就有孙悟空、猪八戒等的塑像,还立着一个世界最大的温度计向众人证明这里有多热。 

但我没去景区,反倒是去了火焰山脚下的农民家里睡了个香甜的午觉。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