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吉尔吉斯坦’

吉尔吉斯坦第二大城市——奥什附近,通往乌兹别克斯坦的陆路口岸。(图源:neweurasia.net)

有者说国界是因战争而形成的——在炮火中被吞并或分割的土地渐渐形成固定的家国边界。有者说国界是为防御外在威胁而形成的——在一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为了保护自身利益,画了一条界线,防着线另一端的外人。

攻或守,一条条虚拟的线,交横纵错地把世界地图分划成不同的色块,而像我这样贴着地面行走的旅者,要从一个色块穿越到另一个,时而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刁难,但往往因为这样在越境时会有所领悟。

我去年9月份从吉尔吉斯坦跨越到乌兹别克斯坦时,两个邻国正处于“冷战”之中,两者之间所有的陆路口岸都对各自的国民封锁了,唯有外国游客可以通行,但是外国旅客却因为6月份发生的奥什(Osh)种族暴乱事件而止步,导致原本拥拥嚷嚷的各个陆路口岸门可罗雀。 (mor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孤独是可耻的

我在吉尔吉斯坦独自行走时,经常换来当地人“怜悯”的眼光。许多当地人习惯群体生活,比如一大家子,十来人口全住在一个屋檐下,又或者一个社区里,邻里关系好得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我一人游走在外,就好比是一个孤苦伶仃的人。

在吉尔吉斯坦,“一个人”似乎更加引人注目,也因此换来更多的关照。有时当地人不忍心见我“孤独一人”,就会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活动,又或者邀请我和他们一起用餐,甚至到他们家留宿。

比如有一回,我跑到高原上的草原去,投宿在牧民家的游牧包里,以为可以清静好几天,没想到那片草原是当地人周末享受“农家乐”的首选地之一;周末之际,开着四驱车或包车来草原的城里人,坐在游牧包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伏特加),大声歌唱。 (more…)

Read Full Post »

东干人

Karakol市内一座中国式的清真寺,不过屋顶融合了俄罗斯式的装饰。

坐落在吉尔吉斯坦Karakol市内的一家古老清真寺,看起来像一座传统的中国建筑物。它是一座木结构建筑物,没有使用任何铁钉,以衔接技术把整个架构撑起来;它有着弯弯向上翘的屋檐,以及中国式雕花的木梁。

这座上百年历史的清真寺,是当地信奉伊斯兰教的东干人(Dungan)膜拜的地方;而东干人其实就是从中国迁移到当地的回族。

关于回族怎么会在当地被称为东干人有几种说法,其一是他们来自中国甘肃省的东部,因此被简称为“东干”。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迁移于19世纪,当时清朝发兵扫荡回民起义,于是回族姓马的头头带着随从、家属和乡里逃离到今日的吉尔吉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境内。 (more…)

Read Full Post »

Dordoi 巴扎里的集装箱商店被叠成两层,上方是仓库,底层是营销店面。

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北边有一个全亚洲最大的巴扎——Dordoi。这个巴扎是一个巨大的批发市场和货物中转站,源自中国、土耳其、东南亚等国的货品集合在此处,然后销售给来自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商人。

据称这个巴扎支撑着三万人的生计,包括小贩、商品包装人员、运输人员、餐饮业经营者、苦力等。这个巴扎之所以能够成为区域性的中转站,据说是因为吉尔吉斯坦的优惠税收政策;邻国的商人亲自到Dordoi采购来自世界各地的货品,比他们在各自国内直接进口来得便宜。

巴扎里的固定摊位是由一个个集装箱组成,这些铁箱子被叠成两层,一个铁梯子通往第二层的“仓库”,而底层则是经营销售的商店。据说要买下一个固定摊位,价格就相等于在首都买一套相当可观的房子。租金则按地段而定,在主道上的值数千美金一个月。

除了集装箱商店,也有一些半固定摊位——小贩们在巴扎的边边角角,用平板架起一个小摊位做买卖,这样租金便宜点。另外,还有更便宜的选择——流动小贩,他们以手推车在巴扎内到处游走兜售商品,这种小贩主要卖小吃、饮料、药品等商品。

(more…)

Read Full Post »

A sample of the Uzbekistan Visa.

这些年来到处旅游,我一直很庆幸马来西亚护照很“吃香”——有一百多个国家乐意给马来西亚公民免签证地到当地做短期旅游。这么一来我省下了很多费用及时间,因为有时候为了办签证,有可能必须滞留一地很久等待申请被批,如果那是一个很贵又不怎么有趣的城市,就会觉得很亏。

这一回到中亚旅游,只选择到吉尔吉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也和签证及预算有一点关系。作为马来西亚公民,我可以免签证地到吉国逗留30天,这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另外,吉国首都几个小时内的车程,就有美丽的风景区,我可以在等待乌兹别克斯坦的签证期间在四周走走,并不耽误旅程。而且吉国的消费和周边的四个“斯坦”国相比也相对的低。

比如在首都比什凯克的小客栈一张床位要价300 som(约6.5美金),而邻国哈萨克斯坦的首都则可能最少要20美金,如果要在那里等待签证达一个星期,基本消费就会让我吃不消了。
(more…)

Read Full Post »

五个W一个H

当年上大学时,我主修的大众传媒系有一门新闻写作课,其中最基础的写作要求就是解答5个W和一个H—— what, when, where, who, why 和 how。

在吉尔吉斯坦的这些日子里,我觉得我几乎每天都在复习以上的基本课,因为和当地人交流的过程中,少不了要回答各式各样以五个W一个H造的问句。

然而我发现,当地人对陌生人的提问以及问题的顺序几乎一模一样;虽然我的俄语词汇有限,但摸清楚了当地人发问的纹路后,我基本上能够流利地一一作答。

其实我并无法用俄语造一个完整的句子,而当地人提问时用的词汇,我也大多都听不懂,不过我学会了一个取巧的办法——记牢关键词。 (more…)

Read Full Post »

首都映象

Bishkek residents taking a dip in front of the Freedom Statue.

走在吉尔吉斯坦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的街道上,有时我感觉好像到了欧洲。这种错觉部分源自周边苏俄风格的建筑物,同时也因为路上的行人和街边的小贩有许多是白种人。除此以外,当地市民的一些生活习惯也让我感到意外。

就拿比什凯克市内的司机为例,他们守规矩的程度,让我这个行人不敢随便站在斑马线前发呆,这么做会照成交通堵塞的,因为司机们会很耐心地把车子停下等待我过马路。我已有多年没见过有实际作用的斑马线了,在许多亚洲国家,它只是地面装饰品,并有可能成为交通事故频发点。

在交通灯前,比什凯克的司机们也很注意,他们会在黄灯时放缓速度并停下来。如果是在我的老家马来西亚,或是过去三年我工作生活的中国,司机们总是于黄灯时,在脚下的油门加把劲,势必要在交通灯变红之前冲过去“对岸”。 (more…)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