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叙利亚’

丝诺比亚传说有着埃及妖后克丽奥佩特拉(Cleopatra)的血统。图源:Biography.com

将巴米拉而帝国带向灭亡的传奇女王丝诺比亚(Zenobia),现今成了遗迹的旅游代言人。平日寂静的废墟,每年秋天叙利亚旅游局举办丝绸之路嘉年华会时,女王“复活”迎宾……

一个国家的版图越大,越能说明它的辉煌程度,这似乎是公认的定律。叙利亚口岸的一关卡处挂着一幅军事地图,上面没有以色列,取而代之的是巴勒斯坦地区,叙利亚跟约旦和黎巴嫩之间的国际分界线,也被标成了区域线,而土耳其南部的一省份出现了一条暂时分界线。这地图上的叙利亚看起来接近20世纪初,这一带被英法殖民分支解体前,被称为勒万特(Levant)或大叙利亚的时期。

也许每个辉煌过的民族,都有缅怀黄金时代的情结。但对于叙利亚这么一个有着和时间一般老,多种文明潮起潮落的地域而言,到底要以历史上的那个参照点为准?尤其是当历史一次次地印证,极盛必衰这一定律。

我在叙利亚的最后一站是巴米拉而(Palmyra),一个向丝路商队征税致富的古国,公元3世纪一名女王将其疆土扩张至帝国,覆盖勒万特、土耳其、阿拉伯和埃及等地。今天它的废墟屹立在沙漠中,一根根罗马柱子、拱门、神殿、露天剧院在夕阳西下时,还会泛着金光。

一个千百年前因对抗罗马,将巴米拉而帝国带向灭亡的传奇女王丝诺比亚(Zenobia),现今成了遗迹的旅游代言人。平日寂静的废墟,每年秋天叙利亚旅游局举办丝绸之路嘉年华会时,女王“复活”迎宾,穿着古装的剧组载歌载舞,游客犹如古时的商队涌入。 (mor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我不禁想起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一句诗词:“在阿拉伯社会,二十世纪后来临的,是公元十世纪”。

大马士革古城区的罗马大道遗迹,穿过柱子将进入室内市集。

大马士革郊区Rukn al-Din是一个依山而建的社区,廉价房子错落有致,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路布满整个山头,最顶端处路变成了带扶手的石头梯级,攀上去光秃秃的Qassioun山顶,可欣赏首都全景图,是一个很好的日落观景台。

山上有家小清真寺和一个 “血之洞”相连,传说是圣经故事里,该隐(Cain)因嫉妒杀害其弟亚伯(Abel)的地点,那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宗谋杀案(据圣经记载,该隐和亚伯是亚当和夏娃的孩子)。案发地是否属实无从考究,但不影响当地人世世代代口口相传,并添加各种细节,如山洞里有个缺口像张呐喊的嘴,被说成是山洞不忍目睹兄弟残杀而尖叫。

这座有故事的山偶尔引来游人参观,但更多前来的外国人,是为了在山脚下一座名叫Abu Nour的伊斯兰教神学院修宗教课和学习阿拉伯语。来自非洲、中东、南亚、东南亚、欧美等地的学生,为了方便和节约,会在通往“血之洞”的盘山路上的社区租房子,越是往高处去,房租越便宜。 (more…)

Read Full Post »

叙利亚作为丝路最西端的一站,号称拥有世界上两座最古老持续有人居的城市——大马士革(Damascus)和阿勒颇(Aleppo)。这个和时间一般老的国度,是在各种文明冲突交汇中成长起来的。

阿勒颇城堡内的一角落。

大马士革古城里有一家名叫Naufara的茶馆,它经常席无虚座,顾客包括胡子花白的老头儿,衣着时髦的年轻男女,也有像我这样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客人们边饮茶喝咖啡边闲聊,有人吃小点心嗑瓜子,也有人呼噜呼噜地抽水烟。

各种声量交杂的茶馆里,却有一把宏亮的嗓门凌驾在其上,来自坐在一角平台上的说书人(当地称Hakawati),他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硬皮书,激情高昂地朗读着;突然间,他一声吆喝,手里多了一把剑,赢来片刻肃静和全场目光,而托着茶盘穿梭在客人间的服务员,忽地伴随着说书人挥剑的韵律,高声吟唱了一两句,换来啸声四起和鼓掌。

随后大家又各顾各地忙乎,而说书人继续朗读着当地人再熟悉不过的Layla和Majnun传奇,这是阿拉伯版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悲剧爱情故事。每每说到精彩处,当地顾客会高声呼应叫好。当地人光顾说书茶馆并不是为了听新剧上演,而是不断回味传述了多个世纪的英雄事迹或爱情传奇,在熟悉的字句间持续唤起新的激情。

Layla和Majnun这个棒打鸳鸯的故事,据说按真人真事改编。远在7世纪,立都于叙利亚的倭玛亚帝国境内(Umayyad),有一名叫Qays的诗人,他爱慕的女子因家族反对违心下嫁他人,悲痛的诗人从此自我流放于沙漠荒野中,在山石间刻下一句句思念的诗词,在民间广为流传,后被波斯文人改编成剧情曲折的家族纠纷爱情悲剧,传诵至各国。

我是在印度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它被搬上宝莱坞的大荧幕。之后,我游历到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等地, 也有Layla和Majnun的身影。当我来到故事发源地,偶然在说书茶馆再次听到他们的事迹,我心头突然涌现一种莫名的感动。同一个故事,在不同的文化里按当地民情变幻演绎着,打破区域语言的界限打动人心。

这跟丝绸之路上,各方人种货品文化串流,在各地互换交融形成多层次的文明一般。而叙利亚作为丝路最西端的一站,号称拥有世界上两座最古老持续有人居的城市——大马士革和阿勒颇,正是在各种文明冲突交汇中成长起来的。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