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September 10th, 2014

06

从一座古堡上俯视格鲁吉亚南方城市阿哈尔齐赫。

在黑海之东,沿外高加索向南延伸,欧亚大陆交界处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就是格鲁吉亚了。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了格鲁吉亚欧亚文化的交融和复合,也让这个夹缝间的国家饱经战乱。

1948年,约翰·斯坦贝克在其著作《俄罗斯纪行》中,描述了俄罗斯人眼中的格鲁吉亚:“不管是在莫斯科,还是斯大林格勒,总会时时冒出格鲁吉亚这个神秘的名字。从没到过的人和一辈子不可能去的人,提到格鲁吉亚时莫不带着羡慕…绝大多数的俄国人都希望,在世时守分为善,死后投生格鲁吉亚,不要上天堂。”斯塔贝克的描述可以看出,虽然饱经战乱和贫穷,格鲁吉亚这个气候宜人、土壤肥沃、本身还有个内海的国家,依然具备天堂的气质。

苏联解体以及近年来与俄罗斯的交恶,给格鲁吉亚的经济带来打击,这个国家曾经一度停滞不前,如今的格鲁吉亚缓慢前行,新生与变化也在这个古老的国家滋长,每一次前进都像一座丰碑。对于旅行者,这种新与旧交融的痕迹,正在让格鲁吉亚变得更有层次和质感。

高加索女王

她骑在一匹华丽的骏马之上,长裙飘飘,马儿躯体像是纹了身般,笼罩在一片刺绣花布下。她容颜安详却不失威严,高高端坐在马背上,傲视着一个广场。这座硕大铜像的底部,刻着四个符号——新月代表着穆斯林、七臂烛台代表着犹太教徒、太阳代表着自然崇拜的无信仰者,而十字架代表基督教徒,象征着各大宗教信仰族群,在她统领下和睦共处。

她是高加索山国格鲁吉亚史上唯一的女王——塔玛拉(Tamar)。她18岁之际被父王封为共同统治者,6年后正式登基独立执政(1184-1213年),引领着家国步入黄金时代,不论是从领土面积、宗教、文化、经济发展,都被公认为是格鲁吉亚民族的巅峰时期。

“外国人总是误称她为皇后(Queen),但在我们的语言里,她的称号是属于雄性词汇的国王,因为她是真正的统治者,是一国之主,并非王的妻子。”当我很自然地称塔玛拉为皇后时,博物馆讲解员马上纠正我。

01

一座塔玛拉雕塑,位于格鲁吉亚北方山中小镇Mestia。

当时,我们驻足于一博物馆内,注视着一本16世纪的手抄文本,是号称格鲁吉亚最伟大诗人,索塔·鲁斯塔维里(Shota Rustaveli)之经典著作《豹皮骑士》,誉为格鲁吉亚国家史诗。诗句歌颂的英雄形象、真诚友谊、团结互助、王者风范、坚贞爱情等,被视为宣扬格鲁吉亚的民族精神。鲁斯塔维里据说是塔玛拉宫廷里的贵族兼财政,但其真实身份是个谜,就连他的名字也可能仅是笔名,鲁斯塔维里意思是“来自鲁斯塔的人”。

讲解员道:“传说鲁斯塔维里爱慕着塔玛拉国王,这部著作好比是献给她的情书。”但历史记载的塔玛拉情史里,没有诗人的身影。塔玛拉结过两次婚,第一次是执政不久后,在宫廷大臣压力下,与一名白俄血统的王子联姻,但仅维系了两年。王子勾结大臣试图叛变,塔玛拉“休夫”并将他放逐到今日土耳其境内的伊斯坦布尔。塔玛拉再婚是4年后,这期间据说中东穆斯林王室垂涎其美貌和国土,利诱威胁兼施向她求婚都被拒绝,第二任丈夫由她自己挑选,是格鲁吉亚本土的王族后裔。

我凝视着馆内画像中端丽的塔玛拉,想象这位生于红十字军和穆斯林军混战乱世年代的女国王,如何在政治婚姻、政权阻力、外族入侵、同族虎视眈眈的环境中游刃有余。她的领土位于高加索山脉中,介于欧洲和亚洲之间,被两股敌对势力包围,在夹缝中生存,要不迎战,要不先发制人,动兵扩张领土。

在她近30载的领导下,格鲁吉亚的疆土达到前所未有的辽阔,覆盖今日的阿美尼亚、阿塞拜疆、部分土耳其东北部地区、以及部分伊朗北面地带。塔玛拉被后人推崇,多少夹杂着浪漫化的缅怀情绪,因她死后短短十几年内间,成吉思汗大军横扫西域,格鲁吉亚也随之四分五裂,一蹶不振。日后的格鲁吉亚,反复在交战与和平交替中,流转于外族势力,包括奥斯曼帝国、波斯、沙俄、苏联。

我来到格鲁吉亚南方城市阿哈尔齐赫(Akhaltsikhe),上述博物馆坐落在拉巴提宫殿城堡(Rabati Castle Fortress)。古堡部分城墙始建于13世纪,坐落在一山顶。城墙内的建筑群,因不同时期统治背景而风格各异,包括一座建于18世纪奥斯曼帝国风情的清真寺,以及一座按10世纪原型重建的东正教教堂。

但城堡内大部分结构,其实是在2011至2012年期间,大举修复重建。整个修建过程引起不少异议,不仅因耗资不菲,达3400万格鲁吉亚拉里(约马币6227万),也被指过于注重美化忽略了历史。站在城墙内北端的堡垒顶部,可将城堡全景收入眼帘,见到精心设计的花园庭院,另有石头房子配木雕花窗的酒店,也有餐厅、露天咖啡座,另有俄罗斯建筑风格的亭子,还有阿拉伯色彩的长廊,以及欧陆式的建筑等,简直是一个大杂烩。

我多次指着不同的建筑物问讲解员,那是什么?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啊,那没什么特别意思,只是在重建时的装饰性设计,为了体现格鲁吉亚的多元背景。”或许那些大杂烩的建筑群,没有历史参考价值,但也体现了格鲁吉亚在多个世纪里,被各方势力占有殖民的痕迹。阿哈尔齐赫往西南去十来公里,就是跟土耳其交界的口岸;而往西南走约百公里,则会穿越至阿美尼亚。曾经,这些邻国口岸地带都是塔玛拉时代的疆土。

(………..待续)

05

拉巴提宫殿城堡(Rabati Castle Fortress),位于格鲁吉亚南部,临近土耳其边境。

02

塔玛拉女王仿佛成了格鲁吉亚独立后的新民族象征,各大小城镇纷纷树立起她的雕塑。

IMG_4330 (Copy)

位于拉巴提城堡内的”迷你苏菲亚教堂”(仿造土耳其地标性历史建筑Hagia Sofia)。

IMG_4266 (Copy)

拉巴提城堡内新建的酒店,木雕窗户是格鲁吉亚传统建筑的特色之一。

IMG_4379 (Copy)

格鲁吉亚的小学生们乘着学校假期,到阿哈尔齐赫游学,参观坐落在山顶上的城堡;见到外国游客拍照,展开腼腆的笑容。

07 (Copy)

参与歌舞剧排演的格鲁吉亚学生们挥舞着国旗。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