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September 6th, 2010

Dordoi 巴扎里的集装箱商店被叠成两层,上方是仓库,底层是营销店面。

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北边有一个全亚洲最大的巴扎——Dordoi。这个巴扎是一个巨大的批发市场和货物中转站,源自中国、土耳其、东南亚等国的货品集合在此处,然后销售给来自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商人。

据称这个巴扎支撑着三万人的生计,包括小贩、商品包装人员、运输人员、餐饮业经营者、苦力等。这个巴扎之所以能够成为区域性的中转站,据说是因为吉尔吉斯坦的优惠税收政策;邻国的商人亲自到Dordoi采购来自世界各地的货品,比他们在各自国内直接进口来得便宜。

巴扎里的固定摊位是由一个个集装箱组成,这些铁箱子被叠成两层,一个铁梯子通往第二层的“仓库”,而底层则是经营销售的商店。据说要买下一个固定摊位,价格就相等于在首都买一套相当可观的房子。租金则按地段而定,在主道上的值数千美金一个月。

除了集装箱商店,也有一些半固定摊位——小贩们在巴扎的边边角角,用平板架起一个小摊位做买卖,这样租金便宜点。另外,还有更便宜的选择——流动小贩,他们以手推车在巴扎内到处游走兜售商品,这种小贩主要卖小吃、饮料、药品等商品。

(more…)

Read Full Post »

A sample of the Uzbekistan Visa.

这些年来到处旅游,我一直很庆幸马来西亚护照很“吃香”——有一百多个国家乐意给马来西亚公民免签证地到当地做短期旅游。这么一来我省下了很多费用及时间,因为有时候为了办签证,有可能必须滞留一地很久等待申请被批,如果那是一个很贵又不怎么有趣的城市,就会觉得很亏。

这一回到中亚旅游,只选择到吉尔吉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也和签证及预算有一点关系。作为马来西亚公民,我可以免签证地到吉国逗留30天,这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另外,吉国首都几个小时内的车程,就有美丽的风景区,我可以在等待乌兹别克斯坦的签证期间在四周走走,并不耽误旅程。而且吉国的消费和周边的四个“斯坦”国相比也相对的低。

比如在首都比什凯克的小客栈一张床位要价300 som(约6.5美金),而邻国哈萨克斯坦的首都则可能最少要20美金,如果要在那里等待签证达一个星期,基本消费就会让我吃不消了。
(more…)

Read Full Post »

The yurt - National House of Kyrgyzstan - in the jailoo (grassland).

The Kyrgyz people like to refer to anything of local origin as “National”, for example, they call the nomadic dwelling yurt as the National House. They also have National Food, National Drink, National Game, National Costume, National Literature, and of course, National Language.

Having gained independence less than 20 years ago in 1991, Kyrgyzstan is a new nation eager to assert its own identity, and shedding the Soviet-Russian legacy.

Though the country with five million inhabitants has 80 ethnic groups, the culture deemed “national” is that of the Kyrgyz ethnic, who made up 70% of the population. Other major ethnics include the Uzbek (14%) and the Russian (10%), and the rest are Uygur, Kazakh, Tajik, Belarusian, Ukrainian, Dungan, etc.

I notice that although the local people are enthusiastic in promoting their “national” culture, another set of “official” culture from the old Soviet days remains ingrained in their daily life. (more…)

Read Full Post »

五个W一个H

当年上大学时,我主修的大众传媒系有一门新闻写作课,其中最基础的写作要求就是解答5个W和一个H—— what, when, where, who, why 和 how。

在吉尔吉斯坦的这些日子里,我觉得我几乎每天都在复习以上的基本课,因为和当地人交流的过程中,少不了要回答各式各样以五个W一个H造的问句。

然而我发现,当地人对陌生人的提问以及问题的顺序几乎一模一样;虽然我的俄语词汇有限,但摸清楚了当地人发问的纹路后,我基本上能够流利地一一作答。

其实我并无法用俄语造一个完整的句子,而当地人提问时用的词汇,我也大多都听不懂,不过我学会了一个取巧的办法——记牢关键词。 (more…)

Read Full Post »

首都映象

Bishkek residents taking a dip in front of the Freedom Statue.

走在吉尔吉斯坦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的街道上,有时我感觉好像到了欧洲。这种错觉部分源自周边苏俄风格的建筑物,同时也因为路上的行人和街边的小贩有许多是白种人。除此以外,当地市民的一些生活习惯也让我感到意外。

就拿比什凯克市内的司机为例,他们守规矩的程度,让我这个行人不敢随便站在斑马线前发呆,这么做会照成交通堵塞的,因为司机们会很耐心地把车子停下等待我过马路。我已有多年没见过有实际作用的斑马线了,在许多亚洲国家,它只是地面装饰品,并有可能成为交通事故频发点。

在交通灯前,比什凯克的司机们也很注意,他们会在黄灯时放缓速度并停下来。如果是在我的老家马来西亚,或是过去三年我工作生活的中国,司机们总是于黄灯时,在脚下的油门加把劲,势必要在交通灯变红之前冲过去“对岸”。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