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ugust 16th, 2010

出了中国和吉尔吉斯坦的陆路口岸后要走许多山路。

我偏爱使用陆路出游——乘坐火车、巴士、汽车、卡车、或者步行,只要是贴着地面往前推进,我就觉得特别踏实。也许这种感觉来自渐变,因为我可以看着沿途的风景逐渐出现变化,感觉周边的气温逐渐上升或下降,这么一来,避免了突变带来的冲击。

使用陆路从一个国度穿越到另一个国度,旅者有时可能换来一个“缓冲”空间。陆路相连的两个邻国的边境地带,通常会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地理面貌和气候、风土人情、建筑风格、语言、甚至是货币,都可能出现两种国情重叠式地存在和通用,这让旅者有一个过渡期去适应新环境。

就以隔河相望的越南老街市和中国河口县城为例,这两个边境城镇都有类似的建筑风格——一排排两三层楼高,外墙贴着白瓷砖的商店。同时,两地的商店都乐意接受人民币或越南盾,一些商店的招牌上还会出现两国的语言。

数年前,当我从巴基斯坦的陆路口岸越境到阿富汗后,我可以在靠近边境的地带,继续使用简单的巴基斯坦语(乌尔都语)和阿富汗当地人进行基本交流,这让我有一个时间窗去学习新的当地语言,而在这个过渡期间,我又不至于完全陷入有口难言,有耳难闻的困境里。

但是前几天,当我从中国新疆境内的伊尔克什坦口岸过境到吉尔吉斯坦时,我并没有得到预期中的“缓冲”空间。两国的陆路口岸之间,有一个7公里的“无人区”,那里只有保卫边防的士兵们。而在穿过这短短的七公里后,我就变成了半个文盲和半个聋子。 (more…)

Read Full Post »

跟提亲团去蹭饭

一个多星期前,我稀里糊涂地到了麦盖提县内一个不知名的村庄,参加了一场不知谁是当事人的订婚晚宴,因为准未婚夫妇一直都没露脸。 

当天的订婚仪式在女方家里进行,男方家属带着亲友团和聘礼到来,在一帮乡亲父老们的见证下,宣布两家同意结为亲家。而即将成为夫妇的一对男女不在现场,据称按当地习俗,这个晚宴意味着男方正式提亲,需由家里长辈出面。 

据当地人说,当女方家族认同了聘礼的“分量”后,男方家里将设宴回请,进一步敲定举办婚礼的日期。据说这两个宴席都是由双方家里的长辈主持,一对准新人需等到正式婚礼上才有机会成为主角,在宴席上露脸。 

当天我是随着男方亲友团前往女方家里的,但其实我谁都不认识,却在订婚礼上混成了一个摄影师,并毫不客气地在宴席上大吃大喝,最终吃撑了,搞得第二天肠胃不适而需要服药。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