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10

葡萄乡里许多沿路的房子外墙刷上了“用心良苦”的壁画。

 

我漫步在吐鲁番市葡萄乡一带时,见到许多房子的外墙都刷上了色彩鲜艳的壁画。据悉这些壁画是由当地政府的文化宣传单位派出人员绘制。大多壁画的内容以民族团结为主题,有的则突出当地维吾尔族人的风土人情和欢愉生活。壁画主打人物,附带简短的标语,以汉语和维吾尔语标注。这些“用心良苦”的壁画似乎都画中有话,我把部分的壁画拍摄下来,大家慢慢领会吧….. 

孩子们与象征和平的鸽子....壁画以头饰来表现少数民族的身份。

 

  (mor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吐鲁番盆地里处处可见到葡萄庄园。

在吐鲁番处处可见到葡萄架子——城里的行人道上,农村人家的院子里,当然还有一望无际的葡萄园。只要一站在葡萄架下,就会感觉到吐鲁番火炉般的气温顿时凉却下来。

把床横架在水沟上可以睡得更凉快,更香。

走在葡萄庄园里,总是可以听到流水声,长长的灌溉渠道从一个庄园流到另一个庄园,有时候还会见水沟上横架着一张张的床,据当地人说,盛夏的夜晚睡在户外很舒服,而睡在安置于水沟上的床就更加凉快了。

降雨量超低的吐鲁番盆地能够大面积种植葡萄和瓜果,依赖的是周边雪山夏季融化时补给地下的水源。这里一直沿用着一种名叫“坎儿井”的古老水利灌溉设施,利用周边地形由北向南倾斜的坡度,开挖地下渠道把渗入到地下的雪水自然地引到表面流入盆地。

但是这种据考证有上千年历史的水利工程在近年来日渐式微,数据显示全新疆的坎儿井的数量从1957年的近1700多条减少到2009年的427条。大部分现存的坎儿井修建于清朝。

水库建设、机械打井等现代化技术,反而导致地下水位下降,水源于上游被截流,让千年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孕育着绿洲农耕文化的坎儿井干凅。加上临近地区油田的开发,用水量庞大,加剧了地下水的过量开采。有专家指出,坎儿井正在以每年30条的速度干凅,如果不再进行保护,未来30年里将全部消失。

我在吐鲁番亚尔村有缘见到了78岁的阿布力孜,老人是目前少数参与过修建坎儿井的维吾尔人。约60年前,阿布力孜因为家里贫困,冒着生命危险给大户人家修筑坎儿井。 (more…)

Read Full Post »

一条车辆来来往往的国道成了庄稼和火焰山的间隔带。

 

生长于热带国家的我,一向自认“抗热”能力高,但在新疆的吐鲁番,我还是有点扛不住了。“今天才40度(摄氏),不热,冷饮都不好卖。”一个在街边摆摊的小贩对我说。 

吐鲁番盆地也被称为“火州”,而盆地中最热的地带则非火焰山莫属了。传说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蹬翻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几块火炭从天坠落在吐鲁番,形成了烈火熊熊的火焰山,后来孙悟空借用芭蕉扇灭了大火,冷却后形成了今日火红颜色的山丘。 

一部古典小说《西游记》比任何古代游记或史记对火焰山的记载更有传播效应。今天被开发的火焰山售票景区内就有孙悟空、猪八戒等的塑像,还立着一个世界最大的温度计向众人证明这里有多热。 

但我没去景区,反倒是去了火焰山脚下的农民家里睡了个香甜的午觉。 (more…)

Read Full Post »

中国号称是全世界拥有最多网民的国家,其互联网硬件建设确实是非常牛的。

我在中国境内上网一向非常方便,不论是在城市或乡镇,网吧比比皆是且便宜,不少咖啡茶座小旅舍还有免费无线上网服务;即便在偏远的农村里,不少家庭也有宽带设备,上网聊天、联网玩游戏都异常方便。

在中国生活三年有余,已经习惯这种方便和网速通畅,有时回到老家马来西亚时,发现用MSN传文件竟然可以耗上数小时乃至好几天,感到非常吃惊。但是这种便利,在我进入新疆境内的第一站吐鲁番终止了。

今天到一家小网吧要求上网时被拒绝了。柜台的服务员问我要身份证,我说我只有护照,他回答道,那不行,不能上网。这是我在中国其他地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我问那么外国人在这里要上网怎么办?没有身份证就不能上网。为什么外国人就不能以护照为证件上网呢?因为外国人都是“特务”,一个服务员开玩笑地说。 (more…)

Read Full Post »

同水不同价

敦煌市民老对我说这里很缺水,我也知道处于沙漠地带的敦煌降雨量非常少,蒸发量却高出60多倍,而且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但在敦煌住了好几天,一点也没觉得用水不便。

我住宿的青年旅舍,每天无限量地供水给顾客们洗澡洗衣服,从不缺饮用水;另外,城市里绿意盈盈,流过市中心的党河还可以在端午节时举办赛龙舟,身在沙漠边缘,却没有用水困难,这大概是绿洲的魅力之一吧?!

但当我去到了敦煌管辖下的周边地区,才见识到了水资源分配不均,同水不同价的状况。

为了乘坐火车直达新疆的吐鲁番,我须先到敦煌市区120多公里外的柳园,这是一个围绕着矿业而生的小镇,周边沙漠里有不少露天开采的钒、铁、金矿等,小镇是矿石的运输枢纽,也是矿工们闲时过来吃饭放松的地方。

柳园镇上只有几条主要街道,挤满了两三层楼高的店铺,小镇里典型的方块状建筑物,都有着看起来像浴室里用的白色瓷砖却贴在店面的外观。镇上最多的生意,除了经济实惠的小饭馆,就是洗浴中心和按摩场所。 (more…)

Read Full Post »

在敦煌市临近沙漠里冒着烟的工厂。

 

在敦煌呆了几天,实在对被围栏圈起来,搞得像游乐场般的景点感到厌倦。 

试着想象一下,一片壮观起伏不平的沙丘里,人工地铺上木板天梯方便游人轻松的抵达沙丘顶端,之后再坐滑板往下溜,沙丘上方还有小型电动飞翔机轰隆隆的把倒影印在沙漠上,不远处传来饭店歌舞厅的文化节目表演的音乐,确实是结合景点娱乐一条龙式服务。 

但我提不起劲去玩,看景点看到有点审美疲劳,于是今天在城里胡乱转转,想拍一些街景照片,看看市民们的日常生活。 

无意间逛到党河边上,这个被称为敦煌的“母亲河”,曾经在上个世纪70年代因为一个水库的建设几乎断流,河床几乎完全暴露在外,成了市民扔垃圾的地方;但是数年前,地方政府搞了以一个改造工程,把水引到河道里形成一个蓄池般的地段,在河的两岸建设了休闲区,现在被命名为“党河风情线”,是市民晚间饭后溜达闲聊跳舞的好去处。 

但是中午大太阳的,党河两岸没有人气,只有在岸边上一个小巴汽车站周边的树荫下,稀稀落落地蹲着坐着一堆人。我闲着无聊就走过去攀谈。你们是司机吗,不用开工?不是,我们是乘客,等发车时间。都去哪儿呢?到工业园去。远吗?不远,一小多小时左右就到了,在市郊区。 

工业园有什么可逛的吗?这时,跟车员过来了,说工业园可好了。乱七八糟的什么工厂都有,沿途上还会经过葡萄园,棉花园,上车吧,去看看。我被忽悠得二话不说就跟着去了。 (more…)

Read Full Post »

2012真假莫高窟

莫高窟官方网站上展示洞穴内古老的壁画和塑像。

 

“你不看莫高窟会遗憾的,看了也遗憾。”我抵达敦煌后,一名当地人这么对我说,当时我并没有完全领会到他话中的含义,直到我去了莫高窟。 

莫高窟是敦煌全盛时期在古丝绸之路上的佛教文化中心的代表作,有1600多年的历史,始建于东晋太和元年(公元366年)。传说有个名叫乐尊的人路过此地,忽然见到金光闪耀,似有千佛显现,认为这就是佛家的圣地,遂四处募捐,开掘了第一个石窟。 

消息传开后,商旅纷纷差使在此修造石窟,以期旅途平安。后在不同朝代,又有帝王及虔诚的老百姓在此开窟,一直延续到元代,随着陆路商贸因为海路的开拓而逐渐衰落。 

沿着山崖开凿的洞窟神殿,目前现存的有700多个,其中有壁画或塑像的达492个,保存著十六国、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回紇、西夏、元、清、民国等时期的壁画45,000多平方米,若把这些壁画以一平方米横向排列,长度可达45公里。 

来到敦煌的游客几乎没有不去莫高窟的,每年几十万人次的游客对洞窟文物保护带来的危害,可能比临近沙漠的沙子侵袭来得更大,因为人流量大会导致洞窟内的壁画氧化,让保存千年依然色彩斑斓的古迹逐渐褪色风化。 (more…)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